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 您好,欢迎来到钦赐月子会所!

全国咨询热线:

我的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嘉优悦月 便捷服务 斥资 天然氧吧 管理机构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
最后一道防线:缺乏防护物资的农村
发布时间:2020-02-07 01:47    

原标题:最后一道防线

在距离武汉大约500公里的湖北恩施州一个3000多人的村庄,疫情的警报1月27日突然紧迫了起来——村医刘华(化名)和妻子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被当地医院收治。

村里发出了紧急通知——自1月4日后,去过卫生室的人要立即向村委会报备。紧接着,邻村也发出了同样的通知。

据村民介绍,刘华医术不错,卫生室由他和妻子经营,邻村人也会来找他看病。

1月28日,两名戴着护目镜、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在这个卫生室门口喷洒了消毒液。村干部的工作又增加了一项:排查到过卫生室的人。

“村医感染,整个村子都很害怕,”一位村民向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说,“毕竟‘非典’没有来,这个是真来到我们村了——我家人还去过他的诊所。”

据当地卫健委发布的信息,刘华夫妇1月12日至19日一直在坐诊,1月20日曾参加镇卫生院的培训。有40余名村医参加了当天4个小时的培训和午餐。

随后,同刘华密切接触过的十几名村医被隔离观察。没被隔离的村医也很担心,但他们不能关门停诊。在偏远的农村,村卫生室是抗击疫情的据点。

缺乏防护物资的农村

1月21日,刘华所在的村子接到防疫通知。那天晚上,村干部参加了全县视频会议。“按照上级的要求,家家户户都通知到位,不要恐慌,人员不要走动,红白喜事都不要办。”一位村干部向记者介绍。

当时还未发病的村医刘华也迎来了他繁忙的时候。1月22日,从武汉返乡的村民按要求到卫生室登记体检,量体温,在登记卡上填上身份信息、武汉居住地等内容。

全村共有141名武汉返乡者。村里有人还记得刘华当时很累,“去诊所量体温的人很多,一天都排着队,他已经超负荷工作了,防护基本就是一次性口罩”。体温超过38℃的需要上报,后来这一标准改为37.4℃。

全镇每一名村医都被安排了同样的工作,另一名村医告诉记者,在这场防疫战斗中,他领到的“武器”是2支水银温度计、一包口罩、100毫升酒精。

乡村防疫物资短缺的情况并不少见。在湖北仙桃市,两层一次性口罩、一个白大褂,就是村医陈代林抗击这次疫情的装备。前来测体温的村民穿着棉睡衣,有的没戴口罩,他们从武汉打工回来。

林波所在的村子在河南省邓州市高集镇,距离湖北不到30公里。村里有几名武汉返乡人员。他从镇卫生院领到了一次性的普通隔离衣和11只一次性口罩。头几天,他们让返乡人员自己在家量体温然后报告。1月26日,邓州市专项监督检查组对他们进行了通报批评,要求“村医必须为隔离人员面对面量体温”,以保证数据准确。

他很担心自己被感染,“一旦被感染,就会变成移动的传染源,感染更多人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为了防止家人被感染,他将自己隔离,单独在一个房间睡觉、吃饭。进家前,他用仅存的250毫升酒精消毒,装在香水瓶里省着喷,还是很快用完,“我现在烧艾叶粉在家消毒。”

一次性口罩也得省着用,“两天用一个”。他们多次反映缺防护用品,但跟国内很多地区一样,“一直说没货”。

广西桂林市全州县一位乡镇卫生院医生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,镇医院每个医护人员一天发一个口罩,没有防护服和护目镜。“现在咳嗽的、发热的,村医都不敢接诊了,而且基本取消了输液,病人直接来卫生院。”

这位医生说,就算来就诊的发热患者没戴口罩,医院也没有足够的口罩能提供给患者。广西卫健委印发的《广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医院感染预防与控制方案(试行)》要求,应配备数量充足、符合要求的消毒用品和防护用品(如医用外科口罩、医用防护口罩、护目镜、隔离衣、防护服、乳胶手套等)。医疗机构要为发热患者提供外科医用口罩。

河南省南阳市柏桐县中心医院向记者介绍,该院1月21日起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定点救治医院接诊,22日开始配备防护用品。直接参与疫情防控的约有七八十名医生,防护物资是一次性口罩和手术隔离衣。

江西省九江市水口村村支书高院林对记者说,村里有16个湖北返乡人员,按要求要居家隔离观察14天,都是由72岁的村医周本淮上门测量体温。迄今有8人脱离隔离期。周本淮是村里唯一的医生,防护装备是一次性口罩、一个白大褂、一双手套。

从1月23日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开始,水口村先后从乡里领了4包口罩,每包50只。而参加防控工作的村干部、村医、保洁员总共有几十人。

“现在宁可严一点,为了老百姓也不能放松”

根据山东、湖北、江西、河南、广西等不同地区农村一线人员反映的情况,1月23日武汉采取封城举措后,村镇一级对疫情防控工作更加重视起来。

除夕这天,刘华所在村庄的广播从清晨喊到天黑,进村的路被封了,村干部开车在街上巡逻,对外出的人进行劝导。在隔壁镇,40台宣传车全镇巡回,防汛喇叭、广场舞音箱共计32个都被征用,近2万张宣传单塞进村民家门,交通部门指导、村民自发组织,对与外县市和乡镇相通的33余处农村公路进行了封堵。

筛查返乡人员是农村疫情防控的重点。江西九江的水口村排查出一个去过湖北的家庭。这家5口人1月22日上午开车去湖北孝感市探亲,下午返回,未向村里报备,最后通过摸排车牌号被查到。

村干部问起时,一家人觉得没有发烧也没有其他症状,因此没必要上报。“认识程度不够,存在侥幸心理。”高院林说。

1月23日晚,山东省聊城市王元村村支书王庆善来到一户村民家里确认信息。根据大数据追踪,这家有人1月11日从武汉返乡,此前的摸底询问中没有承认。

村干部在其门口挂上了“武汉返乡人员禁止接触”的红色横幅,对他们强制隔离。村里给他们提供蔬菜和米面,他们一天两次上报体温。这样的人家不止一户。直到2月1日,这家人才解除了隔离。

一位乡干部向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解释:“现在宁可严一点,为了老百姓也不能放松。”他从1月23日晚上开始参与疫情防控,一直没有休假。工作内容包括对武汉返乡人员进行监控隔离,每天上报信息,劝返外来人员,以及村里的日常消毒等。

“我们提问题你们能帮忙解决吗?”他希望通过记者表达:缺口罩、消毒液、消毒粉等物资。“还有就是希望让我们基层人员少受点委屈,因为老百姓确实有不理解的地方,我们就耐心地做工作。”

每天在村里宣传防疫工作的王庆善也缺少物资,孩子托人给他捎来了口罩,乡里发了84消毒液和消毒粉,但是很快就会用光。

有人说,“中国这么大,武汉离咱很远,怕啥啦”

向村民普及疫情防控知识,是村医日常工作的一部分。林波挂出横幅,提醒村民们不走亲戚、不聚餐。一开始,有的村民满不在乎,“我啥没经历过,这算个事?”还有的说,“中国这么大,武汉离咱很远,怕啥啦?”

1月25日,村里开始封路,村民们开始选择待在家里不出门。林波告诉记者,有的村直接用挖掘机挖土堵路,有的人是人工挖土,放上树枝和木头,只留消防与急救通道,由专人把守。

李天(化名)的家乡在陕西省中部农村,她觉得,直到1月26日,周围的人仍没有重视这件事。“拜年的走亲戚的一个接一个,一车接一车,周围人都在跑亲戚,打麻将的也一直没停过。”而在1天前,包括陕西在内的26个地区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。官方通报已经出现了聚集性感染病例时,李天发现,村里一些人还在“大规模拜年”,都是三四十人的聚会。

湖北黄冈人陆屹(化名)1月28日还看到村里有人家在办喜事,“都没戴口罩”。他很着急,“我就担心外边不戴口罩的人出去的增多,会让大多数人失去判断,觉得不严重,松懈下来。”他希望通过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呼吁对农村疫情防控更加重视,“我代表农村的人谢谢你们了!”

周围人防疫意识薄弱,李天更担心她的村医父亲。她父亲需要排查武汉返乡人员,“却连一次性外科口罩都未曾配备,更别说N95口罩或者更好的物资了”,而在一些山区,即使有钱也买不到防护物品。

她还担心有人会谎报情况。近期,已有不少隐瞒者被通报,比如四川有人隐瞒武汉返回事实,致30多名医护人员密切接触。

在湖北的那个村子,村医刘华确诊后,村民的防疫意识普遍增强了。村民开始四处询问“哪里能买到口罩”。村民几乎不出家门,靠囤积的粮食和菜地自产蔬菜过日子。村里的微信群传着“如何用卫生纸做口罩”的视频,村民纷纷效仿,并在群里晒出了自己的作品。

林波说,没有口罩的村民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有的用防风棉质口罩应急,还有人戴上了给家畜打饲料时防粉尘的防护面具。

72岁的村医周本淮每天要走近10公里的路,但因为村医工资待遇低,愿意接班的年轻人少,只能由老村医顶着。村医后继乏人是普遍现象。

2003年“非典”发生时,周本淮也负责给返乡人员量体温,但当时是春季,返乡人员少。他感到,这次恰逢春节,不仅发病率高、传播快,影响人数也多。当年是他一个人走访,现在村干部会陪他逐一入户排查。聚集打牌的村民一旦被发现,将上报给派出所。乡里从古至今的唱大戏活动也取消了。他认为,“这次更重视。”

周本淮觉得,自己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。他也担心会被感染,但他是“医务工作者”,只能冲在前面。他只希望,这次疫情能尽早结束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马宇平 尹海月 李强

点击进入专题:

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