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 您好,欢迎来到钦赐月子会所!

全国咨询热线:

我的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嘉优悦月 便捷服务 斥资 天然氧吧 管理机构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
专家:紧盯2月7日前后第二阶段 打好保卫战
发布时间:2020-02-01 19:46    

原标题:独家对话张文宏:紧盯2月7日前后第二阶段,打好保卫战

武汉是一个大决战,全国的力量都进去了,其他的城市是什么?保卫战。有没有保卫住,就看第2波。保卫不住,第2波很快就会起来。

独家对话|张文宏:武汉是决战,其他城市是保卫战

春节假期结束前的返程客流增加,使得新型冠状肺炎的防控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。上海这样一个特大型城市,如何预判疫情形势,又将如何做好接下来的防控工作?

1月30日,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,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说,目前上海的疫情可控,上海也在紧盯2月7日前后开始的第二阶段防控工作,打好自身的保卫战。

“如果做好准备,在这个城市,这个病就是可控的。”张文宏说。

紧盯疫情第二波

第一财经:目前疫情在上海处在一个什么阶段?

张文宏:我非常明确地告诉你,现在是可控的。

上海新发病例的时间点,排在全国十几位。当时国际上做过大数据预测,认为上海的发病率会很高,但是我们通过严防严控、筛查、社区管理,现在每天从湖北来或去过湖北的发热病人有减少。

虽然每天的(病例)数据在增加,但是不要忧虑。我们专家组给市政府提了建议,诊断速度必须跟上去,否则疾病是控制不住的。所以上海在加快诊断速度,再碰上春节人员流动,所以集中发病时间点在23号这一个礼拜里。但是这一波的(数据)增高,很快会下来。

从1月23日开始,再加2周,最后的潜伏期结束,是到2月7号左右。

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,应该说到目前为止,上海大多数的病人都是非常明确的,有跟武汉的接触。

原则上,第一波疫情的控制是不是成功,时间节点还没有到,我们可能还要再等几天。

目前看来上海是可控。但可以说就此一劳永逸了吗?我不同意。

我今天上午从上海市疾控中心刚过来,卫健委所有的人全部在那里上班。 专家组不定期地在那里进行交流,做疫情分析,还有疾控的人全部在加班。

为什么?关键就是为了确保这两个礼拜结束以后,后面不要有新的病例出来,如果一直没有,可以说明武汉的管控是好的,上海的管控是好的。

但是如果第二波起来了,那问题就来了,我们要开始分析:上海的病人是外地来的,还是上海本地产生的?

所以第二波我们现在紧紧盯着,同时我们还会看周边的省市,(病例)是不是起来很快,如果它起来很快,就会对上海造成极大的危险,这个时候可能采取的策略我们也都得改变。

所以情况是非常复杂,要随时做动态的分析。

武汉大决战 其他城市保卫战

第一财经:上海市政府现在正在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,而且更重要的是关注疫情是否会进入到第2代。

张文宏:上海市非常关注这一点,第一波过了,后面的第二波什么时候起来,有多高,这是传染病的规律。

我们该发现的病人,我认为现在都发现了,但是一定有一部分病人被漏掉了。第一种是他到医院去看病,医生没查出来,做试剂也有漏掉的时候;第二种是他根本没来医院,他已经被感染了,但是吃了感冒药可能就好了。在吃药的过程当中,跟他接触的人已经被感染了。这就属于第2代的病例。

第1代漏掉的病例在社会上会造成传播。你漏掉的越多,传播的病人就越多。第2代出来,还会再传播,他不是从武汉来的,他会到处走动,就造成很多的接触和很多的传播。

第2波还有个概念,就是2月9日春节假期结束,全国各地的人都奔过来了,这个时候会造成极大的一些风险。所以我们在为第2波做准备。

我们现在寄希望是什么呢?两个月左右,武汉的大部分病人得到救治,新发的病人也被隔离和治疗,武汉的病例数会大幅度下来。我经常讲武汉的战役两个月左右基本上结束,就是这个概念。

但是其他的城市的战役刚刚展开。 武汉是一个大决战,全国的力量都进去了,其他的城市是什么?保卫战。有没有保卫住,就看第2波。保卫不住,第2波很快就会起来。

但是情况又非常复杂,像上海这种输入型的城市,2月9号以后,这个城市可能容纳的人数可能超过3000万,这个概念完全不一样。

第一财经:一代和二代,病毒本身会有变化吗?

张文宏:有可能会有变化,但是目前从武汉的研究看上去变化不大。病毒越强它的毒力有可能越弱,因为越强的毒力,病毒不大容易传得很远,因为如果毒力很强,病人一生病他就重症了,你就防起来了,它就没有机会再到社会上传给其他人,所以有可能毒力轻的病毒会留下来,很多病毒传着传着可能毒力就会降低了。

但是目前讲这件事情还为时过早,因为武汉的这些数据目前还不够。

医院要具备检测能力

第一财经:从城市管理,从医疗防控的角度上来讲,面对接下来的返程高峰,需要注意些什么?

张文宏:要防控各个医院的发热门诊,在这个时间节点要进行很好的布控和能力的提高,这是第一点。

第二点,各个医院所在的区域检测能力要很快很好地提高,检测能力要跟上。

第三点,各个医院自己要有留观的病房,这些都要做好准备。

如果做好准备,对病人进行早期的诊断,早期的隔离,在这个城市,这个病就是可控的。但是如果达不到这几点,病人到医院就发现不了,发现不了就会在医院内传播,在社会上传播。 所以医院不具备检测能力、诊治能力,第2波是抵挡不住的。

武汉两个月如果结束,但是其他城市面临极大的挑战,挑战能不能接得住,就看是不是做得好了。第2波如果(数字)很低,各个医院又具备防控能力,这一切就会过去。

第一财经:未来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指标标准如何来评判?

张文宏:后面疫情是不是控制的好,就看第2波的病例数,这是第一点。

第2点,第2波病例,外来人口占多少,上海户籍占多少,这个也是关键。流行病学史到时候会显示,是自己的城市没做好(防控),还是别的城市没做好,这些都是科学。

所以一定要科学防控,不要光看数字表面,我们得深入挖掘数据,挖掘数据背后的真相,这是关键。

第一财经:哪些数据能够告诉我们,最终打赢了这场疫情的防御战?

张文宏:这个病慢慢没有了,最后一例病例出院。

(如果)病人还是越来越多,你觉得打赢了吗?现在这个病毒在人类当中,居住能力还是非常弱,不一定可以长久在人体里面居住。基本上两个星期左右,如果不发病,人类已经把它给清除掉了。

可防可控但不那么容易

第一财经:目前上海的确诊和疑似病例的处理情况怎样?

张文宏:上海的处理情况应该是非常棒的,SARS以后上海就建了一个公共卫生临床中心,作为上海的一个隔离的救治点,上海有两个隔离救治点,另一个是华山医院,华山医院的功能有区分,大量的病人确诊以后,就转过去(公共卫生临床中心)了。

我前一段时间主要就在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上班,整个上海市的专家组都入驻了,像华山医院、瑞金医院、中山医院,还有中医的龙华医院、岳阳医院的专家,还有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,这些专家在那里(形成)集体的救治体系,病人在那里隔离的条件也是非常的好。

第一财经:你刚才说新冠肺炎是可防可控的,从可治的角度如何来看待? 从数字上来看,目前武汉的确诊病例和出院病例的比例,跟上海的不一样,当中反映出什么问题?

张文宏:反映出来就是,这个病可防可控,但不是那么容易。应该加一个后缀:不是那么容易。

什么叫可治?有特效药就是可治。跟它很接近,有特效药的,是流感。

第一财经:网上有人说,这一次中国疫情的杀伤力还不及一场流感。

张文宏:这句话要科学分析。很多人没有注意到,把这次疫情跟2009年墨西哥流感相提并论,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差别就是,是不是可治。

流感是可治的,(新冠肺炎)是不是可治?是可治的。但是,(目前的)治疗是对症治疗、支持治疗,真正把这个病毒清除出去的,是人自身的免疫系统。

流感是有特效药的,(新冠肺炎)现在没有特效药,是要靠免疫系统的。因为病毒是第一次来到人类,所有的人对它没有免疫力。

没有药物可以进行特异性的抗病毒治疗,造成什么结果?一进来就扩散。

上海的重症病人比例明显低于武汉的重症病人比例。老百姓听上去怎么会上海的重症比例就低,武汉的重症比例就高,是不是武汉的医生水平特别低,不是这样的。

武汉医生的治疗水平是一流的。为什么它的重症比例就比上海高,治愈的比例现在不怎么高?

上海是所有的感染病人都住院,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全人群,重症在里面占10%~15%,危重症的就更少了,插管的病人可能只有5%。

武汉的基数很大,住院的都是重症,所以死亡率就高,但不是医生水平低。

可治,但是没有特异性的抗病毒药物,是现在的现状。

医生是人不是机器得换岗

第一财经:疫情开始后,医务人员都一直在一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治疗,经过了这段时间,你觉得现在医务人员最需要的是什么?

张文宏:医务人员现在最需要的,我觉得是两点。

一是要充分考虑到医务人员工作的疲劳程度,疲劳程度加大了,防护就跟不上。再好的防护设备,也是要医生在时间、体力非常有余的情况下才能使用。

当医生处于极端疲劳的时候,没有换岗制度的时候,哪怕给医生充足的防护设备,他都会有疏漏,而疏漏,也是造成医生院感主要的一个原因。所以给医生要有充足的休息时间,有换岗的制度。

这一次上海、北京,全国各地(的医生进去)为什么?换岗。武汉的医生是人,不是机器,我们得换岗。

第2个保障,充足的防护设备是至关重要的。

目前武汉的定点治疗医院是没有负压设备的,没有负压设备对病人是没有伤害的,但是对医生是极大的风险。处在一个没有负压设备的病房里面,医生是有风险的。

所以这个时候防护设备是极为重要的。现在的防护设备缺乏,我相信国家已经在做了,前两天我在河南随着卫健委的工作组在那里督查,发现一个副省长都在新乡的县里面督察口罩,要给湖北提供口罩。

现在是举国之力在做这件事,所以我们应该有信心,把疫情给控制下来。

呼吁加大感染病学科建设

第一财经:在这次抗击疫情的过程当中,你最大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?有没有什么样的收获?

张文宏:事实上一直挑战很大,因为这个是新的疾病,一上来它的诊断治疗全部都不清楚,而且有巨大的风险。所以第一个困难就是对它的科学规律我们不是很清楚。第二个困难是我们需要什么,很难事先做非常好的筹备,一到临床,在应对的时候会有一点手忙脚乱。所以后勤支持极为重要。

对于这样一个疾病来讲,人才的储备都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我在这里呼吁全国各地一定要加大对感染病学科的建设。

如果学科建设不了,这时候出来的人没有受到非常好的传染病和感染病的防控训练,那就是手足无措。一个是科学上的挑战很大,二是装备上的准备可能也是不够的,三是各地的感染病学科是不是有基础,有这样一个队伍在,(这些)都是巨大的挑战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

相关标签: